凡事總該有個開始。也該有個圓滿的結束。
五月底回歸學校生活後,轉眼間已經期末週了。謝師宴、畢業季、將至的最後一次聚會。時間尚未來臨前,總會有股莫名的焦慮;而真正在經歷的當下,反而似是抽離的,只感覺「這是最後一次了」,因而傾盡身心竭力去感受和記得。
距離這學期最後一個考科結束,正好十二個小時。八首默背的曲、十二齣劇情概述,和兩張的戲劇史整理,洋洋灑灑總共七大張A4紙。也就是這樣吧。

三月初的餐會上,說到這學期的目標,眾人都是「順利畢業、找到好工作」,當時我則是說「要好好的送你們走啊」。當時說得感慨,時近至此,反而不知所感了。
期末考結束後,迎接離別。正如期初說的,好好的送你們走。
自然是明白只有自己留下來,又沒有行旅搬遷或生活大轉變,才會如此感傷。那還是找機會在眾人面前大聲哭一哭吧?悲莫悲兮生別離,少司命裡最觸人心的依舊是這句。

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s://youtu.be/nxV76AplbLY

-

「每一次這樣的時候,」她將臉龐埋進掌心,深深的闔緊雙眼,「都令我覺得,終結是多麼得美好——儘管沒有未來就扼殺了所有可能的美好。」

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大概真的是動輒就想摧毀關係的人。
 
-
 
昨天諮商的議題:
「你真的是體貼成畢生專業耶!」from醫生的驚嘆
「………………………」
 
但當需要的時候,往往得不到需要的關懷。這是一件很弔詭的事情。因為標準已經無形之間拉高了,顯得其他的關懷會變得很拙劣。
 

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差一點說出口的話
 
子曰啊,如果姊姊死掉了,你會不會覺得難過呢?
 
或者只是像之前姊姊出國一樣,「奇怪姊姊今天怎麼也沒有回來」一樣的一直等著呢
 
不過就算姊姊死掉了,妳也會收到很好的照顧和疼愛的對吧?因為有很多很多人愛著你啊,不單單是因為我的緣故,而是你原本就是隻非常惹人憐愛和喜愛的貓咪
 
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只會捨不得而已
 

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10.07

吃了鎮定劑和安眠藥睡覺醒來後,不只是內臟被割掉再放回去,彷彿連腦部也被切除再擺回去似的,神經系統全部是七零八落的。

失語很嚴重,除了呆滯和沉默之外最常說的是沒事和對不起,然後是我真的不想吃、我真的吃不下和我真的不想出門。

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10.06

感覺自己和鵑的角色,似乎與子曰和自己顛倒了。
一定要得要倒在地上,看著子曰,看她玩夠了後挑個喜歡的姿勢倒下來,看看願意讓我摸哪裡,這樣子摸著很舒服的慢慢睡著,這樣看著她,才有辦法真的精神上休息。

昨天吃了安眠藥和鎮定劑才睡覺,早上內臟像被割掉後又被放回去一樣。厭食狀況一樣嚴重,我真的不想吃東西真的不想吃不想吃不想吃不想吃不想吃啊這不是心理狀態是生理狀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一點也不想爸媽辛苦特別去買回來的牛肉湯還是雞湯什麼的結果我抱著馬桶統統吐得乾乾淨淨啊(臉部扭曲)

語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