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總該有個開始。也該有個圓滿的結束。
五月底回歸學校生活後,轉眼間已經期末週了。謝師宴、畢業季、將至的最後一次聚會。時間尚未來臨前,總會有股莫名的焦慮;而真正在經歷的當下,反而似是抽離的,只感覺「這是最後一次了」,因而傾盡身心竭力去感受和記得。
距離這學期最後一個考科結束,正好十二個小時。八首默背的曲、十二齣劇情概述,和兩張的戲劇史整理,洋洋灑灑總共七大張A4紙。也就是這樣吧。

三月初的餐會上,說到這學期的目標,眾人都是「順利畢業、找到好工作」,當時我則是說「要好好的送你們走啊」。當時說得感慨,時近至此,反而不知所感了。
期末考結束後,迎接離別。正如期初說的,好好的送你們走。
自然是明白只有自己留下來,又沒有行旅搬遷或生活大轉變,才會如此感傷。那還是找機會在眾人面前大聲哭一哭吧?悲莫悲兮生別離,少司命裡最觸人心的依舊是這句。

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錄014]

流水帳記錄一下,方便回診時跟醫生敘述。

上個禮拜六,醒來後突感眩暈和噁心,乾嘔了一陣子,思索著是不是低血壓低血糖,因此喝了點果汁、吃了早藥,帶著子曰出門到寵物店剃毛。短短五十公尺的路走得像永遠沒有盡頭。擔心子曰容易緊張的個性,會讓美容師姊姊難以工作,所以留在現場安撫著子曰,身體的不適感卻越來越重,到幾乎視線模糊的程度。

「你嘴唇一點血色都沒有,這樣可以嗎?」美容師姊姊這樣問著,口吻十分溫和。真的太不舒服,腦子運轉不起來,連當下該怎麼解決都不知道。結果連走到洗手間的力氣也沒有,要了一個塑膠袋後就吐了。真是狼狽。最後仍是改約了時間,先行回小家休息。

意識迷迷糊糊之中,閃過是否該掛急診的念頭,想想還是沒有人能接應,加之各項副作用的不適、即使到了醫院也拿他沒轍,也就作罷了。如此一來,除了每日近十顆的早晚藥外,什麼都沒有吃,就這樣到了禮拜日傍晚,才有力氣拜託隔壁房的小麥幫忙買粥和裝水。有鄰居好友真是幸福,隔天又陪著我去診所,排著長長的隊伍看醫生,真的太感謝。

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畫疼痛分級表和器官分佈表變成每日照三餐例行公事時,乾脆記錄何時沒有疼痛不適反而來得輕鬆——這幾天算來,也就回國隔天傍晚醒後的那一個小時沒有任何疼痛不適;其他時間,身體某部份似故障齒輪般嘎嘎作響,悶窒、暈眩、莫名的內臟疼痛和噁心,所謂的日常充斥著這些詞彙,令人不禁皺起眉頭,即便在夢中也難有恬靜安寧,而躁動紛亂的片段在醒來後又褪為比語詞單位更小的碎片,難以拼湊,試圖名狀又失真、詞不答意。

同時接受三種不同的治療,面對醫生時腦袋宛如一團糨糊,根本做不到清楚交代自己的狀況,行了禮後就呆楞著不知該說什麼,最後回歸了問一句答一句的最簡化模式。光是記得取藥量和回診時間就一團混亂,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安頓下來。在此讚嘆google行事曆。

整個人昏昏沉沉的,面對他人的問題也總是慢了好幾拍才聽懂,更多時間是直接呆滯在原地。想回話而話不成句,要記錄而文不成章。用手機打個字,一個詞可以打錯五六遍。

彷彿徹底成為一個失語者。去年此時的記憶又浮現,真正發生什麼事情不記得,慌惶恐懼的心情卻特別清晰。再休學一次的選擇是不行的,就只能退步和捨棄了。這才明白能夠自言「除了努力之外什麼都沒有」有多麼得天獨厚,現在想來,也充滿狂狷和不可一世的傲氣啊,當時。不像現在,連做好心理建設去解釋自己的病情都力不從心。

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錄009】

不斷的用文字記錄下來,是因為,不捉緊這一刻,若是在下一秒捲入亂流,會連上一秒的光亮方向都迷失。

去年確診時,醫生說看狀況起碼耽擱了四個月,之後治療諮商的種種都是告訴我「你太壓抑了」、「忍耐忍過頭了」,甚至「任性一點比較好」,所以開始學習如何真實的面對自己的情緒情感,直到將日常的起伏都細細去體會,感動、委屈、憤怒、惆悵,每一樣都不假雕飾、毫不粉飾的去面對、去感受。

——『你不勇敢,沒有人會替你堅強。』

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錄008】

連續失眠了一週了,都是十二點熄燈卻輾轉不寐直至凌遲四五點才昏沈睡去。每晚的安眠藥毫無助益,卻得承受內臟被掏空的不適感。

開學第五周了,到課率悲慘的停留在一週一天,一半以上的課堂甚至從未打照面。想寫E-mail告知老師自己的病況,恐慌和社交恐懼卻席捲而來,想到需要解釋就又開始了對於人群的恐慌畏懼,只想一個人就關在房間裡面蜷縮著。

『——不公平。』

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來多少承襲了休學那學期的習慣,每週末回到家時,爸爸總是搬著呼吸器和棉被枕頭去睡我的房間,讓我和媽媽一起睡,口頭上總說「把跟貓貓睡覺的機會讓出來」,實際上沒說出口的原因心裡也瞭然吧。

沒有兩隻貓壓在身上限制睡姿,多少有些不習慣。不過少了雪珀的kitten attack的確是輕鬆了點,起碼不用跟貓咪搶枕頭和毛巾被。只是失眠時,總會想回房間抱貓,然而這種舉動總會讓爸爸從睡眠中驚醒,開始擔心我是不是又怎麼樣了,只好作罷。


換藥的適應期依然是混沌地獄。失眠像顆鬆脫的螺絲釘,讓我的生活難以支撐成型,幾近崩解。然而生活不會因此就停下步調,每一次面臨這個現實都是一次嘆息,從氣餒地只能不斷降低標準,從幾近頹廢到試圖重建一些秩序。

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